天下“房奴”总相似,澳洲“房奴”为还房贷不吃饭 - Ozhome
天下“房奴”总相似,澳洲“房奴”为还房贷不吃饭
发布日期: 11/02/2018    

根据西澳银行(Bankwest)2017年《首次购房买家报告(First Time Buyer)》,新州首次购房买家凑够首付款平均用时长达6年,并且只有8.1%的居民能够踏进市场。在购房平均首付款高达215,133澳元的悉尼,居民需要8.2年才能凑齐这笔款项。房价不断高涨,而工资增长停滞不前,澳洲家庭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让我们再来看一份略显沉重的报告,据相关部门的数据统计,澳大利亚有150万户家庭为了首先喂饱孩子选择自己饿肚子。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最大的食品救济机构Foodbank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澳大利亚每月有652,000澳大利亚居民接受食物救济,其中27%是儿童。仅在过去的12个月中,求助于慈善机构的个人数量激增了10%。

Foodbank的报告指出,即使在有工作的澳大利亚居民中也存在粮食保障的问题。生活成本高成为了食物救济需求激增的一个主要原因。据悉,过去五年,居民收入增长率不及租金增长率。租金占可支配收入超过30%的居民比例从10.4%上升至11.5%。以过去的12个月为例,需要粮食救济的居民中有38%是由于支付租金或偿还贷款后无钱购买食物。

过去五年伴随房价的快速上涨,澳大利亚居民负债率持续高企。对于很多澳大利亚居民而言,房贷月供再加上日常生活成本的上升已经让他们捉襟见肘。更有甚者,为了租房或为了还月供,很多人不得不“饿肚子”。

新南威尔士租户协会(Tenants' Union of New South Wales,简称TUNSW)高级政策官Ned Cutche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澳大利亚,租客属于“二等公民”。TUNSW目前帮助有25,000至30,000澳大利亚租户,为他们提供信息、咨询等服务。尽管很多租户面临明显的经济压力,但是新南威尔士政府目前尚未对该机构有关增加租户补贴计划的要求作出回应

新州租户联盟现为2.5万至3万租户提供咨询服务,已远远超出运营能力,但是难以说服新州政府增加必要的经费。

卡彻透露,租户联盟原本接触到的都是社会弱势群体,但是近年来租户人数迅速膨胀,租户联盟正为更广泛的(甚至是经济条件较好的)居民群体提供协助。

悉尼37岁居民霍根(Liam Hogan)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表示目前的住房政治经济学不再着眼于工薪阶层,即便是向他一样收入较高的群体也是如此

住房市场已不再容纳工薪阶级,即使是他这样的相对高薪的人员。“我们回到依据继承的财产判定社会地位的年代,正如19世纪小说中描绘的内容。”仅凭霍根个人的工资,他根本无法在悉尼买房。霍根并不打算离开悉尼,但又非常羡慕其他地区的房价,这是大部分悉尼居民的常态。

另一方面,对于企业对员工加薪恐惧感上升的报道,Hogan认为这只是部分企业主想要牺牲工人利益的辩词。如Chris Rock的一个笑话所言,如果老板给了你法定的最低工资,那么则代表如果可以的话,他想付给你更少。

尽管一些所谓的专业人士对年轻人“喝咖啡”等消费方式大为诟病,试图将住房可负担性问题归于个人。但是事实上,导致他们捉襟见肘、无力购买房屋的并不是一杯7澳元的咖啡或一杯5澳元的茶水。换而言之,节省生活开支并非住房可负担性的根本解决途径。

来源:澳洲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