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澳洲房价暴跌50%,央行3000亿元救银行,经济陷入衰退... - Ozhome
首页 >  新闻 >  如果澳洲房价暴跌50%,央行3000亿元救银行,经济陷入衰退...
如果澳洲房价暴跌50%,央行3000亿元救银行,经济陷入衰退...
发布日期: 06/12/2018    文章来源: Ozhome

如果房地产信贷危机加速进入“厄运循环”,导致房价暴跌50%,使澳大利亚陷入衰退,澳储行可能会被迫介入,拿出3000亿澳元救助澳大利亚的银行。

这是根据盛宝银行(Saxo Bank)最新的“惊天预测”(Outrageous Predictions)报告所得出的结论。该报告概述了一系列“不太可能但被低估的事件”,如果这些事件真的发生,可能会在整个金融市场引发冲击波。

"这不是官方预估,如果某些因素与预期相符,这可能是一种惊天预测,但我们预估的可能性可能为1%,"盛宝银行的市场策略师Eleanor Creagh表示。

这是澳大利亚首次出现在这家丹麦投资银行的年度榜单上,今年入围的还包括苹果公司(Apple)以每股520美元的价格收购特斯拉(Tesla),或太阳耀斑袭击地球、摧毁卫星、造成2万亿美元损失等情形。

Creagh在报告中写道:“‘澳洲梦’的资金来源是随着利率暴跌而累积的巨额债务,家庭债务占可支配收入的189%。”

“金融大危机是其他发达经济体房地产泡沫破灭的原因,但不在澳大利亚。为了避免危机的影响,澳大利亚政府的‘经济安全一揽子计划’进一步推动了杠杆率的大幅上升,以期可以避免或延迟处理问题。”

“2019年,澳大利亚房地产狂欢的帷幕落下,灾难性的政府关门,最明显的原因是信贷增长暴跌。”

“在皇家委员会成立后,银行剩下的只有冻结的贷款业务和杠杆过高、估值过高的抵押贷款支持房地产账簿,银行被迫进一步收紧放贷。”

“信贷增长大幅受限、供应过剩、政府采取拖延战术以及全球增长放缓,这些因素共同作用,加剧了厄运循环,房价暴跌50%。”

“澳大利亚27年来首次陷入衰退,原因是房地产价格暴跌摧毁了家庭财富和消费者支出。泡沫破裂还导致住宅投资大幅下降,GDP暴跌。”

“坏账的井喷挤压了利润率和利润空间。银行的风险敞口太大,它们无法独立承担,也无法规避破产和倒闭的风险,澳大利亚央行开始购买证券化抵押贷款,并通过规模庞大的3000亿澳元量化宽松政策(QE)/不良资产救助计划(TARP),为政府对主要银行的资本重组提供资金。

“具有重大讽刺意味的是,洛威行长将被迫采取非常规货币政策,并在澳大利亚实施QE1。”

“由于银行处于金融稳定的前沿,它们被视为‘大到不能倒’,尤其是因为澳大利亚婴儿潮一代和养老投资池严重依赖银行持续的股息收益率。”

Creagh表示,美联储(FED)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推出的第一轮量化宽松政策QE1,以及7000亿美元的银行救助计划即问题资产救助计划(TARP),这番若在澳大利亚重演,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

她说,“洛威行长从未支持过低利率政策,他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他只会在最坏的情况下降息,而且他的许多学术著作都是关于提高利率以抑制资产泡沫的必要性。”

Creagh表示,目前房价下跌是“有序的”,但她的设想涉及更严格的贷款标准,在皇家银行委员会明年2月份发布最终报告后,银行收紧贷款标准,以及中国经济放缓等“外源性增长冲击”,这会蔓延开来,造成传染效应。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负反馈循环,它将建立在自身的基础上,银行收紧了贷款条件,失业率上升,尤其是在建筑行业,因为价格下跌,市场开始走弱。”

很快,整体经济开始下滑。“人们开始拖欠贷款,迫使销售价格压低,形成一个自我延续的循环,”她说。“这是住宅投资大幅下降、房价暴跌的时候,它会抑制支出,摧毁消费者和企业信心。”

Creagh强调,该报告“不是官方预测”,她表示,报告与制造恐慌无关。她说:“这些预测是为了激发辩论,提高人们对可能潜伏在幕后的潜在问题的认识。”

“了解经济中的风险非常重要,如果你在投资,试图积累财富和投资组合,合理地考虑可能出现的每一个结果。”

盛宝银行首席经济学家Steen Jakobsen表示,今年报告的主题是“受够了”。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一个盲目的世界必须清醒过来,开始改革,不是因为它想改革,而是因为它必须改革。”

“各种迹象无处不在。我们认为,2019年将标志着这种心态的一次深刻转变,因为我们即将债台高筑,明年将看到我们所有人开始为自己的错误行为承担后果。”

Jakobsen表示,“大信贷周期”已显示出紧张迹象,并将“打击发达国家市场,各央行只能从头再来”。

他说:“毕竟,自2008年以来,他们努力地印钞只是挖了一个更深的债务坑,现在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管理权限。”

如果报告中的一些预测成为现实,“我们可能最终会看到一个健康的向低杠杆化社会的转变,不再那么关注短期收益和增长,而是重新关注生产率”。

Jakobsen补充称:“消极的一面是,我们可能看到央行独立性大幅恶化,信贷紧缩,以及人们深陷已久的资产——房地产——将出现巨额亏损。”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