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7成都用来付房租! 全澳各地租金压力陡增 - Ozhome
首页 >  新闻 >  收入7成都用来付房租! 全澳各地租金压力陡增
收入7成都用来付房租! 全澳各地租金压力陡增
发布日期: 30/11/2018    文章来源: Ozhome

从事兼职工作的单亲妈妈和领取福利金的单亲爸爸在悉尼得把70%的收入用来付房租,成为负扣税以及资本利得税优惠的最大受害者,这两种税惠对私人投资者有利,并迫使更多租户竞争有限的出租房——这是最新《租金负担能力指数》报告的作者的看法。

虽然悉尼是澳大利亚最艰难的租房市场,但同样的群体在其他城市也面临着严重负担不起租房的困境。从事兼职工作的单亲家长在墨尔本要把56%的收入花在房租上,在堪培拉要付出58%,在布里斯班为52%,在珀斯是46%,霍巴特42%,阿德莱德40%。这是全澳收容所(National Shelter)、社区部门银行(Community Sector Banking)、SGS经济与规划机构(SGS Economics & Planning)和圣劳伦斯兄弟会(Brotherhood of St Laurence)的最新的两年一度的数据结果。

住房开销占到收入的30%或以上就被视为存在住房压力。而住房开销也比其他开销,如电力、食品和交通出行更加紧迫。

这些数据与最新报告的更广泛调查结果形成鲜明对比——基于盈利和租金押金数据——显示悉尼和墨尔本房价下跌以及高收入者的工资上涨提高了租金的可负担性。

悉尼大学的整体数据显示,6月季度租金支出占家庭收入的26.5%,低于去年同期的27.5%。在今年早些时候超过悉尼后,霍巴特仍然是租房最昂贵的城市。霍巴特的租房者平均将其收入的29.8%用于租金。

情况恶化

但规划谘询公司SGS的合伙人、该指数报告的作者维特(Ellen Witte)说,到目前为止,租金几乎没有下降,而低薪工人的工资几乎没有变动,劳动人民也没有受益。

“你看看低收入家庭——劳动人民——重要的工作者,如护士,教师,儿童保育员,酒店工作人员和领取最低工资的工人……他们的收入并没有增加太多,”维特说,“他们看到情况进一步恶化。”

该报告是基于估算兼职单亲家长的年收入参考值为38,951元,同时可以获得每年17,836元的福利金。

资本收益

这些数字在明年联邦大选之前加剧了关于住房相关税惠的争论。随着房屋所有权下降和更多人租房生活,获得安全和评价的出租房变得至关重要,这不仅仅是出于社会公平的原因,也是为了经济的持续增长。如果关键服务的提供者无法居住在工作地点附近,那么这些服务将会停滞不前。

问题不仅仅是负扣税。德国也为住宅业主提供类似的税收优惠,但同时也出台了租金管制措施,使房东能够接受低于市场价格的租金。

但在澳大利亚,价格上涨加上社会保障房减少,平价住房数量下降,使低收入工人陷入了困境,减税让富裕的投资者获得优势,推动房价上涨,租金收益率下降,导致机构投资者——他们并不依靠出售房产获得资本收益——退出租房市场。

报告称,虽然租房生活的家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但租赁市场依然依赖于通过散户投资者提供低效率和无效的租赁住房。我们需要在租赁部门进行大规模的机构投资,以便长期提供安全和优质的住房。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