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房价下跌,首置业者的机会来了?看看数据吧 - Ozhome
首页 >  新闻 >  澳房价下跌,首置业者的机会来了?看看数据吧
澳房价下跌,首置业者的机会来了?看看数据吧
发布日期: 23/11/2018    文章来源: Ozhome

过去18个月,澳大利亚许多地区的房价大幅下跌,首次置业者的购房压力已经有所减轻。

但由于银行收紧了放贷标准,想要成为有房一族仍然极其困难,而且半数想买房的年轻人仍需要“父母银行”的帮助。

抵押贷款比较网站RateCity的分析发现,与两年前相比,首置业者需要父母经济援助的人数增加了16%。

“我们的研究发现,今年50%的千禧一代在买房时向父母求助。相比之下,X世代首置业者在1998年购房时,只有27%的人需要父母的帮助。因此这一比例增幅相当高。”

尽管利率明显上升,平均薪资下降,但在1978年购买第一套住房的婴儿潮世代中,只有不到1%的人是在父母的帮助下购买的。

Despite property prices falling in most areas, first homebuyers still need a lot of help to crack into the market. Picture: Matt Turner.

廷德尔表示,“如今,求现金资助来帮助存首付是很流行的一种做法,而其他人则让父母去当担保人。”

她解释说,那些为孩子的抵押贷款做担保人的父母,会拿出自己房屋的净值作为担保。但这种帮助也会给“父母银行”带来重大风险。

“去找担保人是不能掉以轻心的,虽然这可以帮助购房者顺利申请,但这也意味着,如果购房者违约,家长要承担贷款责任,”她说。“在最坏的情况下,如果孩子陷入困境,无法偿还抵押贷款,父母可能被迫卖掉房子。”

全国各地的房屋拥有率都在下降,尤其是在年轻人和收入不高的人群中。

澳大利亚最新的住房、收入和劳动力动态调查发现,拥有自己住房的人数从2011年的72%降至2016年的66%。

过去几年,许多城市房价下跌,首置业者的活动略有增加,但银行在批准抵押贷款方面更为谨慎。

Home ownership rates have declined across the country, most notably among young people and those on modest incomes. Picture: Keri Megelus

廷德尔表示:“银行正要求人们拿出更多证据,证明他们有能力偿还贷款。皇家委员会不断曝出一例例不良贷款行为的例子,银行给那些负担不起还款的人仍在发放抵押贷款。”

“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重要的是要确保我们不会让自己陷入无法偿还的债务。”

尽管她表示,短期至中期利率可能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但许多银行正准备在未来加息。

廷德尔还说,在某些情况下,银行正在模拟抵押贷款申请人以7%或8%利率偿还贷款的能力。

过去几年里,房价飞涨,尤其是在悉尼和墨尔本,拉大了贫富差距。

There have been modest lifts in first homebuyer activity but banks are tightening lending criteria. Picture: Jenny Evans

墨尔本大学城市地理学高级讲师伊兰•威塞尔(Ilan Wiesel)表示,房地产热潮的影响一直是“两极分化”。

一方面,富裕家庭的财富增加了,而房价上涨削弱了不太富裕的澳大利亚人的收入增长。

威塞尔说,“保障房供应的增加,对于缩小住房后可支配收入的差距至关重要。低收入私人租房者还需要更大的租期保障,包括对租金上涨采取更严格的控制。”

他说,首先需要一项全国经济适用房计划来帮助人们维持生计,同时也要给目前被房市拒之门外的年轻一代潜在购房者带来希望。

“重新关注中等收入人群负担得起的购房计划,有助于缩小贫富差距。此外,如果使用得当,房产税杠杆可以帮助减少财富和收入的不平等。”

Half of millennial first homebuyers this year bought with the help of mum and dad, research has found. Picture: Tony Gough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分析发现,每年大量供应新住宅将压低房价。

报告发现,未来10年,每年新建5万套住房,可能会使房价比不建时低5%至20%。增加库存的关键在于支持高密度开发。

各州政府应出台小型再开发住房法规,通过解决高度、遮阳和隐私问题,保护郊区现有居民,同时提高新住宅的质量。

格拉坦研究所表示,默认情况下,交通走廊和火车站周围应该允许更高的开发项目,比如4至8层。

每个地方市府都应该制定一个住房目标,与整个城市的增长计划挂钩,未能达到目标的人应由独立的规划小组监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