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橙皮书,说澳洲人对城市有一个危险幻想 - Ozhome
首页 >  新闻 >  这橙皮书,说澳洲人对城市有一个危险幻想
这橙皮书,说澳洲人对城市有一个危险幻想
发布日期: 03/11/2018    文章来源: 澳房汇

橙皮书State Orange Book 2018是Grattan Institute的一份关于公共政策的评述报告。


谁是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这要说回全球金融风暴发生的2008年,当时政府和商界普遍认为,澳大利亚需要一个无党派的智库,为一些最紧迫的公共问题提供独立、严谨和实用的解决方案。于是,由联邦政府和维洲政府出资1,500万,矿业巨头BHP Billiton出资400万,国民银行出资100万成立了这个机构。


这2,000万不是直接拿来用的,它只是一笔投资基金,投资的回报才用来维持这个机构的运作。


因为墨尔本大学在Carlton区的Grattan街提供了免费的办公地点,所以有了这个名字。


由于不再需要每年摊大手向政府拿经费,所以无论哪个党上台,他们的研究都可以保持独立性,可以给各政党和各级政府提出各种“不中听”的意见。


可以说,这是一个一本正经地给政府挑剌的机构。


这份刚出版的报告,和以前一样,就经济发展、大基建、偏远地区建设、以及房屋、医疗、能源、税收等九大方面,给各个州公共政策的执行情况打分,并指出有哪些进步和不足。


这报告还有一层意义,维州、新州和联邦政府都即将迎来大选,如果有选民想通过独立思考来投票,但因为不知如何评价党派的政绩,或者不了解各种政纲会带来什么后果,那么,Grattan的报告就有很好的参考价值。


我们专注的是房地产业,所以这里就看看报告中给澳洲房市政策挑出了什么刺。


这报告有一个旗帜鲜明的结论:“把人口增长转移到偏远地区,是一个危险的幻想. Australia’s dangerous fantasy: diverting population growth to the regions”


报告说:这个幻想正在占领澳洲人的心智:许多人住在拥挤的城市,或者已经在那里买了自己的房子,他们就希望,以后来的人口最好都去其他偏远的地方。


这幻想之所以危险,是因为它会让州政府有借口,避免在规划和交通政策上做出艰难的决定,而推出的政策将导致房价上升,然后给我们城市未来的运作带来负面影响。


Grattan的CEO John Daley说,人们以为政府真的有能力做得到。但真相是,自立国以来,联邦和州政府一直都不惜代价地引诱居民和企业,搬离大城市住到乡下去,全都没有成功。这不单只是澳洲,在全世界的其他国家,也没有一个政府做得到。


如果我们回看过去100年,澳洲都市人口比例一直在增长,这已经是一个必然趋势,而且不是减少全国人口就能逆转,因为即使在人口正在减少的日本,它的大城市规模还是不断扩大。

为什么呢?因为当人们将更多的收入用于购买服务而非商品,城市相对于乡村地区的经济优势就必然增强。服务型企业通常更喜欢接近其他服务企业,这样才有效率的优势,那么GDP和人口就会越来越集中于大城市。


以新州的购房者为例,2014年曾经推出“偏远地区购房资助计划”,凡是从城市搬到乡村的人都可以获得7000元的购房资助。本来预计第一年就有1万人参加。结果呢?后来连续三年也只有4,800人拿了资助。其中,有不少可能是无论如何都会搬出去的人——他们是真想退休后搬到“丛林”里,而不是去找工作。


说到在乡村增加就业职位,政府也做了很多努力,但大多数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区域发展计划进行得是否有效,因为它们管理极不完善。无论是新州、维州、昆州和西澳政府的审计人员都发现,钱花了不少,并没有成功案例,甚至连跟踪纪录的文件也做得很差。


花了多少呢?新州2011-17年,花了13亿;维州2010-15年,花了7.5亿;昆州2013-15年,花了5亿;西澳2008-14年,花了42亿! 即使结果这样,政府也不得不接受。

 

如果真能吸引很多人到乡下去,那又怎样呢?这说明国民收入将会降低,因为城市是创新和经济重心,生产力更高,工资也必然会更高。把人口分散减少大家思想碰撞产生灵感火花的机会,根本就是反智的行为。


另一种解决方案是把人“住”到乡下,工作还是在城里,那么对交通系统增加的压力就更大,而且这交通费用也不会便宜。


Gratton的报告除了讨论“上山下乡”问题,也指出房地产面临真正需要解决的是:年轻人的住房拥有率正在迅速下降,房价、租金高涨,穷人、低收入者在住房方面的支出增加,无家可归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在新南威尔士州。


报告给出的解决方法是:建议政府应该顶住政治压力,不要取消有助于增加住房供应的规划改革,而应该进一步确保建造足够的住房,容纳迅速增长的人口。尤其是在大城市中心附近、在高价值工作岗位增长最快的地方。


对于这样的“精英报告”,选民能听得到、听得进吗?我不太看好。而在竞选的压力下,政党只会为短期利益,帮助选民宣泄情绪,被执行的机会就不会高。


但它的一个好处是,告诉大家后市的必然走势。所以,对于房市中人,最好的选择,似乎是做好准备,等着房价再涨。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