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经济学家:RBA降息后是否要量化宽松? - Ozhome
首页 >  新闻 >  顶级经济学家:RBA降息后是否要量化宽松?
顶级经济学家:RBA降息后是否要量化宽松?
发布日期: 03/10/2019    文章来源: 澳房汇    编辑: qiang

顶级经济学家警告说,随着澳洲央行RBA加大放松政策的力度,在接下来12个月内,很可能要开始印钞票和购买债券。


RBA周二宣布再次降息25个基点,将官方利率降至0.75%的历史新低,这是该行今年第三次降息。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在一群顶级经济学家之中做了一个调查,大家预测到2020年6月,现金利率将要下降到0.5%。


如果超过这一点,则现金利率接近于零,那么实施量化宽松(QE)的理由就更加充分了。


但并非所有人都认为央行实行量化宽松是一条正确的路,尽管这是对政策思维的必要考量。野村证券(Nomura)的固定收益策略师Andrew Ticehurst表示:“是否执行非常规的宽松政策,目前尚无定论。


荷兰国际集团(ING Bank)经济学家Rob Carnell则表示:“目前还看不到实施此类政策的理由,除非发生重大危机,否则不应该采取此类政策。


“澳洲央行应该抵制被另外三大央行强迫推行这样的政策。这些政策带来的损害远远大于好处。


经济学家们不安地意识到,澳大利亚正要加入欧洲部分国家和日本的行列,进入零利率甚至负利率的黑暗空间,现在剩下的距离,只有三次降息25个基点了。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澳大利亚首席经济学家Tony Morriss表示,如果利率达到0.5%,澳大利亚央行可能会重新评估其政策选择,而不是继续走向零利率。


这位经济学家表示:“在考虑使用负利率之前,人们可能会预先看到一些迹象,比如流动性和信贷措施,以及购买资产等。


他表示:“我们希望这些事不要发生,因为一个潜在风险是,通胀预期将会被锚定在一个较低水平,随着时间的推移,要恢复正常就更困难了。


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首席经济学家Michael Blythe则认为,要继续留意有什么明确迹象。


在8月份,央行行长Philip Lowe曾经在政策声明中表示:“预计澳大利亚将需要较长时间的低利率,这是合理的。


如果经济增长仍远低于趋势水平(第二季度为1.4%),失业率未能接近4.5%(从5.3%下降),而且通胀率又低于目标水平(1.6%),量化宽松就将成为要关注的焦点。


Blythe表示:“全球经济形势恶化,其它央行采取进一步的非常规措施,也可能导致澳大利亚央行启动量化宽松。


QIC首席经济学家Matthew Peter表示,只要其他央行还在实施量化宽松,澳大利亚央行无可避免地会陷入其中。


Peter博士说:“一个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小规模开放经济体,不太可能离世界其他国家太远,而不用担心汇率大幅上升, 与全球金融风暴之后的情况不同,澳大利亚这次将不会再被中国主导的矿业繁荣所拯救”。


瑞银(UBS)的Carlos Cacho认为,在采取非常规方法的情况下,第一步将是给基金市场注入流动性,在公开市场中扩大操作的规模和期限。这将使降息能够更多地传递给借款人。


如果需要进一步的刺激,就需要明确的前瞻性指引,以及按顺序购买政府和半政府(州)的债券。


瑞银经济学家表示:“我们认为,非常规政策的主要目的和影响,将是降低整个收益曲线中的无风险利率,降低银行的定期融资成本,并最大限度地降低现金利率下调的影响。


但一些预测人士认为,将现金利率降至0.5%,再加上额外的财政刺激,将为经济提供足够的政策支持,使量化宽松变得没有必要。


巴克莱银行(Barclays Bank)经济学家Rahul Bajoria称,"再降息两次,加上一些财政刺激措施,应该会带来明显的改善,而不会需要实行强制性量化宽松政策。"


Laminar Capital经济学家Stephen Roberts表示,传统的货币政策正在发挥作用,但速度“缓慢”。他指出,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长似乎将进一步提速。


他表示:“在澳大利亚的背景下,采取非常规货币政策措施的理由尚不充分。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