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D城市论坛之三:悉尼血管堵塞,房市大病难愈 - Ozhome
首页 >  新闻 >  SJD城市论坛之三:悉尼血管堵塞,房市大病难愈
SJD城市论坛之三:悉尼血管堵塞,房市大病难愈
发布日期: 09/05/2019    文章来源: 澳房汇


人的大病是血管堵塞,城市的大病就是道路堵塞。


2015年,澳洲联邦政府发表了《2015 Infrastructure Australia Audit 澳大利亚基础设施审计》报告,认为交通拥堵管理是悉尼面临的最严重问题。


报告指出,澳大利亚8条最拥挤的交通走廊,其中有7条位于悉尼,预计到2031年,这些交通走廊的使用负荷将“远远超出它的容量”。


当时的估计,在澳洲的六个首府城市,道路延误造成的经济损失大约每年有137亿,如果缺乏“适当的策略”,到2031年,损失将超过每年500亿。


四年一晃就过了,我们的总理从Tony Abbott, 换成了Malcolm Turnbull, 再换成了Scott Morrison, 现在又可能要换Bill Shorten。 新州大基建的预算也由2015年的200亿提高到今年的897亿。我们的交通情况又如何呢?


今年3月新州大选前,NRMA组织了一个“道路情况问卷调查”,有超过23,000名司机参加,这是新州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交通调查。


它请大家根据每一条道路的拥堵、路况和安全情况,进行评估,从非常差到优秀打上分数,并投票选出自己认为最差的路。最后得到了一个表现最差前十榜单:


  1. M5 at Moorebank 

  2. Epping Road at Ryde 

  3. Pacific Highway at Coffs Harbour 

  4. Parramatta Road at Ashfield 

  5. Pennant Hills Road at Ku-Ring-Gai

  6. Windsor Road Hills District 

  7. Lane Cove Road at Ryde 

  8. Military Road at Mosman 

  9. Barton Highway in the ACT

  10. Pacific Highway at Ku-Ring-Gai 


Moorebank 的M5拥堵情况最严重,共得到510票,紧随其后的是Ryde的Epping Road,有474票。位于新州中北部海岸Coffs Harbour的Pacific Highway以439票名列第三名。


在悉尼一直被批评的Parramatta Road名列第4,最差的路段在Ashfield,事实上,西行拥堵时间可以从早上7点,一直到下午6点。


北岸的Military Road排第8,从北悉尼往富豪区Mosman和北海岸,高峰拥堵几乎可以持续一整天。


在CBD,有一千多人参加了调查,结果显示道路因日常交通拥堵而怨声载道 - 堵塞的血管包括Moore Park和Bondi Road和Eastern Distributor。


CBD往东区,Double Bay的Old South Head Road, Bellevue Hill的New South Head Rd表现最差。


NRMA发言人Peter Khoury表示,东区的大部分道路在安全和状况方面表现良好,但在拥堵时“完全不及格”。


道路不及格其实不单止引起经济损失,最主要是引起民怨,影响移民政策、影响房屋政策,影响澳洲的选举政治。进而影响市政规划和房价、影响大家的财富。


澳洲的选民都非常直率,他们的逻辑往往很简单,人多引起车多,车多引起堵塞,所以要治拥堵,就要限制人口,就要减移民。他们看不到悉尼的500万人口,只是一个年轻的城市。而大部份被选上的议员都是强调“Voice”- 为他们发声,而不是强调“Brain”- 好好动脑,规划好未来。


那么,在澳洲人口老年化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的时候,这个城市大病,就会直接把我们带往失控之路。


这就是为什么澳房汇要与Urban Taskforce – 城市特别工作组一起,设立城市论坛的原因。


Urban Taskfore成立于1999年,它作为一个非盈利组织,长期在政府和开发商之间,担任“中间人”角色,是新州房地产界最有说服力的团体之一。其CEO Chris Johnson拥有超过十年的政府规划部门经验,又对开发商的营运和各类项目非常了解,他相信悉尼应该向上海等亚洲城市学习,才能拯救悉尼目前发展的不均衡,缓解居民对公寓楼的抵触,让房地产健康有序地发展,而不是紧缩、大涨,令房价起落像过山车。


这个专栏得以成形,也要谢谢SJD的大力支持,这让我们有机会分享正向的理念,讨论一些城市发展最急需解决的问题。


回到本文讨论的道路堵塞问题,我们必须看到,悉尼目前的堵塞,有很大程度是成长中的阵痛,是进行中的大基建,大规模道路网络建设所引起的,经过一段时间,当这些大项目完工,又会迎来一个发展的大格局,比如,这个月底即将要开通的西北快速铁路。


而在NRMA的调研中,有这样一个很重要的观点:我们对交通系统建设的焦点不应该只放在主要道路和大型工程,应当对小区道路的改善进行更多投资。这是各级政府应该重视的方向。


这就是我之前说过的行人和各个方向的车辆,不应该在同一个平面上争道,而应该往立体交通、立体城市的方向发展。大多时候的拥堵,都是发生在一点、一个路口。针对这种情况投资,是直接解决民怨,这远比把新移民赶到乡下去住更合理。


我曾经与Chris交流过这个观点,他说:“对啊,这正是那些希望停止移民、停止建房的官员需要负责的事。”


更多新闻